熊猫直播远去:主播薪酬未结 融资难内部腐败酿败局

  作者:白金蕾 梁馨 沈畅

  3月7日中午12时,熊猫直播位于望京SOHO办公区内,狭窄的楼梯间内不时穿梭着拎着大手提袋离开的员工和前来办理薪酬结算的主播们,头部主播雨神也出现在办公区。

  当天,多位直播平台高管及圈内人士向新京报证实,熊猫直播由于融资出现问题,基本要“凉了”。“部分直播平台和公会都在挖主播,可惜为时已晚,大平台早已下手”,一位直播平台创始人对新京报记者感慨。

  3月7日晚22时,熊猫直播创始团队成员兼首席运营官张菊元在内部工作群中发长消息称,在2017年5月获得B轮10亿人民币融资后,至今没有外部资金注入,在资金缺口无法解决情况下做出了遣散员工的决定。“熊猫TV被迫选择了这样的结束,选择结束并不是对员工与团队的否定,而是大势之下,一个无奈而又最理智的选择”,张菊元略带遗憾地写道。

  3月8日12时,熊猫直播官方微博发布告别消息:“主站流浪计划第一阶段开启,工程师请逐渐断开与母星连接,注意,请务必保持已连接的服务正常。”配图为一张挥手告别的熊猫背影。

  从3年前高调杀入游戏直播领域,成为万众瞩目的“王思聪的公司”,到如今陷入欠薪、融资困难等传闻中,熊猫直播一直处于风口浪尖。面对熊猫直播走向末路,中小主播的薪资问题及合约问题显得愈发突出。行业人士更多认为,熊猫的由盛转衰更多是其在主播生态建设、自身造血能力,以及管理能力上的不足导致的。

熊猫直播远去:主播薪酬未结 融资难内部腐败酿败局

  3月7日 熊猫直播位于望京SOHO的办公区,只有少数人办公。

  中小主播贴钱做流水,目前薪酬还未结算

  一位熊猫直播女主播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们(熊猫直播)已经欠了我20万元薪酬”,与她同来的另一位主播则称,自己有八九万元薪资没有拿到手。与他们遭遇相同的中小主播还有很多,都在接到熊猫濒临破产的消息后从各地赶来。

  游戏主播刘先生在熊猫开播一年多了,据他介绍,没有签约前,粉丝刷的礼物分成是主播50%、平台50%,800元以上税收由主播负担;签约后虽然分成比例不变,但有了底薪。2018年9月后,刘先生和熊猫直播签了约,但直到现在,他还没有拿到任何薪酬,自己还垫补了不少。

  多位主播介绍,在熊猫直播,有时为了完成任务必须要投钱。正常情况下,主播每月的礼物数量要达到一万元起,但这并非易事。根据直播数据平台小葫芦测算,2018年12月全平台活跃的350万名主播,礼物收入在万元以上的仅有5.73%,5000元至1万元的占比2.84%,也就是说有91.43%的主播礼物收入低于5000元。

  “做流水的主要渠道是抽奖,主播可以自己开抽奖,比如用户打赏五元钱礼物,可以参与抽取价值一百元的奖品。”刘先生告诉记者。以刘先生为例,如果每天有30个用户参与抽奖,他的流水是150元,但是其中有100元奖品成本。“有不少主播为了做流水,划信用卡,甚至贷款做抽奖,到头来却没有工资拿”,谈到此处刘先生颇是无奈。

  刘先生认为,熊猫直播出现问题后,大主播与中小主播的境遇很不同。“中小主播的合同是线上谈的,签约后正式合同会邮寄回来,中小主播甚至没有来过熊猫直播(办公地)。除非像雨神这样级别的大主播,95%以上的主播遇到平台关闭的情况,都无计可施”。刘先生说,像他这样的中小主播大概有四五千人,签约的至少有2000人。

  让刘先生着急的是,熊猫直播一直没有负责人出来对接。“听到内部消息后,昨天(3月6日)就赶了过来,熊猫直播公司内部有管事的人,但是找不到。”与此同时,给刘先生传递消息的内部员工次日也离职了。

  不光主播,中小公会也遭遇了欠薪。一位公会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必须找到对接人才可以进入公司(熊猫直播)。“所有主播的钱(工资)是自己垫的,公司有20个主播,有四五个在熊猫直播,在斗鱼、虎牙的主播都还好,熊猫这边拖欠了很多”。

  主播们迫切要求对接,源于一纸直播合约。据了解,与主播签约时,平台禁止主播去其他平台开播,否则追究法律责任。现在大部分主播找到了新工作,需要解约再签约,但解约则意味着两不相欠,此前拖欠的薪水也要不到。

  3月8日下午,熊猫直播位于望京SOHO的办公区贴出了告示:办理解约的人员到佛跳墙会议室,办理薪酬结算的人员携带相关资料到南湖派出所登记。去过南湖派出所的刘先生称,派出所民警向他们展示了与熊猫互娱总经理龙飞的微信对话,办理了登记后,劝他们等待破产清算后再来。

熊猫直播远去:主播薪酬未结 融资难内部腐败酿败局3月8日下午,熊猫直播望京SOHO的办公区贴出的告示。

  熊猫曾向斗鱼、虎牙及网易等寻求帮助

  2018年8月,王思聪注册成为LPL(英雄联盟职业联赛)职业选手,并代表IG电竞俱乐部参加对战VG的LPL夏季赛,这成为熊猫直播的高光时刻。然而仅半年后,曾经位列行业“老三”的熊猫直播却因融资不顺而面临窘境。

  事实上,2018年下半年就曾传出熊猫直播“卖身”的消息。来自网易、斗鱼、YY的知情人士在此前告诉新京报记者,熊猫直播曾向斗鱼、虎牙、网易询价出售,最初的价格为30亿元人民币,还含有近10亿元债务,也就是说总价近40亿元。斗鱼曾还价至20亿元(并还清10亿元债务),虎牙则持观望态度,网易在后期介入、最终放弃。

  当时斗鱼、虎牙则认为熊猫直播开出的价格过高,且该平台主播也在陆续跳槽到其他平台中,不愿再为基本重叠的用户群体付费,最终放弃购买。网易则是出于不想被腾讯投资公司垄断游戏直播而介入的,退出原因一说价格偏高的,另一说熊猫直播以播腾讯游戏为主,资源不够契合的,且网易旗下已经拥有垂直的游戏直播CC。

  另有斗鱼、虎牙以外的直播平台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斗鱼、虎牙曾有意购买熊猫直播,但不知是由于估值问题,还是不想向竞争对手低头,王思聪及其团队最终放弃了被收购的想法。

  熊猫直播COO张菊元在去年10月熊猫成立三周年接受采访时提到,“最近几个月经常在各个地方出差、谈判。在谈判中也提到了并购、融资等很多可能,但最后校长(王思聪)和我们都认为公司独立融资和上市是最好的选择。”

  网易、斗鱼、YY的知情人士此前对新京报记者的讲述,熊猫直播去年下半年的债务在10亿元左右,随着时间的推移,主播礼物分成、带宽成本将持续扩大。以带宽费用为例,熊猫直播的峰值访问量可能超过500万人,则其一年的带宽成本可能接近4.5亿元量级。也就是说,从去年下半年至今,即使不计算礼物分成,熊猫直播的带宽债务可能又会增加近3亿元。

  未能等到的融资和并购,成为压垮熊猫直播的最后一根稻草。

  天眼查显示,熊猫直播最后一轮时间为2017年5月。熊猫直播的运营主体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下称熊猫互娱),共有19个机构和个人股东。珺娱(湖州)文化发展中心(下称珺娱文化)、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奇虎科技)、金明为熊猫互娱的持股比例排名前三的股东,分别持有40.07%、19.35%和6.45%的股份。

  上述股东中,珺娱文化为王思聪个人独资公司,也就是说王思聪间接持有熊猫互娱40.07%的股份,但目前该部分股份中的24.96%已在2018年11月16日被质押给北京奇智商务咨询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奇智)。

  北京奇智为北京奇飞翔艺商务咨询有限公司(下称奇飞翔艺)的全资子公司,奇虎科技董事长周鸿祎直接持有奇飞翔艺12.90%的股份,同时周鸿祎通过天津奇信志成科技有限公司间接持有奇飞翔艺8.99%的股份,通过天津众信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间接持有奇飞翔艺0.3%的股份,也就是说周鸿祎直接和间接持有北京奇智22.19%的股份。同时奇虎系高管齐向东在奇飞翔艺也持有1.9%的股份。

  综上,王思聪在2018年11月已将熊猫直播的股份质押给了一个奇虎系占有较高话语权的公司——北京奇智。如果算上股权质押部分,以及早期投资的19.35%的股份,奇虎系即360系目前也是熊猫直播的大股东,控制的股权比例约29.33%,仅次于王思聪。

  花椒直播内部及离职员工向新京报证实,在熊猫直播濒临破产的这个月,王思聪曾来过花椒,但具体商谈内容并未披露。熊猫直播、花椒直播均为奇虎360投资的直播平台。

熊猫直播远去:主播薪酬未结 融资难内部腐败酿败局2018年8月3日,上海举办2018chinajoy,熊猫直播的展台。

  生态缺乏、管理不足成熊猫“隐痛”

  熊猫直播走到今天这个局面,行业人士更多地认为,熊猫的由盛转衰是其在主播生态建设、自身造血能力,以及管理能力上的不足导致的。

  可以说游戏主播的高额薪资起源于熊猫直播。参与过斗鱼早期投资的投资人老李告诉记者,2013年年底斗鱼用两千万元几乎签约了所有头部电竞战队的合约,平均每家百万级,而每家战队有十余名选手,平均每人每年的直播合约只有几万元,最高也就十几万。

  2015年10月才上线的熊猫,在直播大潮中处于“前有强手,后有追兵”的尴尬位置,因此熊猫采取的策略是以高薪绑定大主播。部分主播透露,“当时熊猫挖人,会直接告诉主播,给你账上打了几万块,不要签约,先来聊聊。”

  2015年游戏直播经历第一轮洗牌,熊猫在2016年中集齐了LOL(英雄联盟)的全明星主播,并以近亿元的价格签走了斗鱼的“一哥一姐”,阵容豪华程度足以排进前三。

  但随着时间推移,入驻熊猫的大主播不但没有帮助熊猫聚集应有的人气,连其自身流量也难以稳固。龙珠、战旗等运营负责人分析称,这主要是由于熊猫成立时间较短,没有稳定的用户群体和主播生态。与其他平台相比,熊猫只拥有生态顶端的大主播,甚至S级主播,缺乏腰部和尾部主播支撑,用户在上午、中午等略空闲的时间登录熊猫,甚至没有内容可看。

  从行业上讲,游戏直播也面临变现不及秀场直播的困境。映客直播董事长奉佑生曾分析称,游戏直播和泛娱乐直播两类平台的内容形态不一样,消费方式和商业模式都不一样。两者都有一些短板,比如泛娱乐直播,签约主播就可以开播,现金流更强,缺点是用户黏性不足;游戏直播,用户黏性强、流量大,但需要支付游戏版权及赛事成本、高清带宽成本,比较烧钱。

  熊猫直播一直在烧钱。2015年接近年底才成立的熊猫,共融资5轮,不计未公布数额的融资,融资量超16.5亿元,融资速度甚至出现了一年两轮的纪录。

  输血之外,熊猫或许还难逃内部腐败、内审不足的问题。

  破产消息频传的3月7日晚上,一位自称熊猫直播前员工的人士所发的“揭发信”在直播圈流传。信中该人士向熊猫高层爆料娱乐中心某总经理的“赚钱途径”,包括从公会利润中分成2%-15%,举办活动时从供应处拿回扣等。信中还称,作为回报,这位高管会给配合度高的公会超额奖励星币。

  一位直播平台运营人员告诉新京报,抽回扣和贪腐或多或少地存在于各个平台,但熊猫的情况比较严重。由于行业还属于新兴阶段,目前还没有很强的约束或者制裁手段。

  对于熊猫目前困境,一些资本市场人士认为,熊猫直播缺乏破釜沉舟的舵手或者创始人,也是导致其终局的原因。“早期王思聪算是核心创始人,但后期熊猫的几位高管,多为职业经理人。”一位供职于投研机构的人士分析称。他还表示,其他中小游戏直播平台,最终可能都会面临熊猫的结果。

未经优度百联允许不得转载:优度百联 » 熊猫直播远去:主播薪酬未结 融资难内部腐败酿败局

赞 (0)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